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屌丝之争背后的时代之病

发布时间:2021-01-21 20:01:49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最近,冯小刚在多个场合连续发声,对“屌丝”这个网络热词的流行进行炮轰,称热衷于使用这个词汇的人群是“脑残”,“不以为耻反而为荣”。

“屌丝”从流行于互联网到今天已经有近两年时间,网民对其含义已有基本共识,即多指出身卑微、相貌平凡的年轻男性,与之对应的人群则是高(大)富(有)帅(气)。屌丝二字蕴含着无奈与自嘲的意味。但冯氏对屌丝的拿捏在对准其另外的意义:附着在男性生殖器上的毛发。冯小刚说,这是骂人的话,你们别再用了,用则为自甘下贱。

较真的话,冯小刚确实也并非毫无道理。但这件本世纪初年代关于屌丝的争议,总是让我想起上世纪初在中国广为流行的一首校园歌曲,这首歌叫《男儿第一志气高》,是中国的第一首学堂乐歌,在当时的中国,可谓家喻户晓。

歌词是这么写的:男儿第一志气高,年纪不妨小。哥哥弟弟手相招,来做兵队操。兵官拿着指挥刀,小兵放枪炮。龙旗一面飘飘,铜鼓咚咚咚咚敲。一操再操日日操,操到身体好。将来打仗立功劳,男儿志气高。这首非常健康向上的歌曲直到现在仍然在一些学校里传唱,但流到互联网上,则往往成为笑谈。自然是因为里面的两句歌词:“一操再操日日操,操到身体好”。

说到底,人才是语言词汇的真正赋意者。一个词,一句话,没有什么天生的干净和肮脏,而要看使用的人怎么想。一个词,你看到了肮脏,它就是肮脏的,你看到了纯真,它就是纯真的。反之亦然,比如,一个孩子能从屌丝上看到生殖器的影子吗?

关于“屌丝”引起的争执,有语言学家认为这是一个语言问题,是网络语言势力扩张,导致的现代语言粗鄙化。但在我看来,它也反映出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正离纯真越来越远。试想,在《男儿第一志气高》流行的年代,人们口口传唱那样“隐晦”的歌词,而个个一本正经,不以为非,显示的是一种多么强大的质朴与纯真。

但现在,无数词汇被解构,被颠覆,更有大量的好词被重新赋予坏的意义:小姐、农民、同志、菊花、河蟹....。.以春晚为例,我现在特别担心不是长期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是否能看得懂。因为春晚中充斥着各种隐喻,文化的隐喻,性的隐喻,政治的隐喻,很多演员们的台词,表面上很纯洁而和谐,但通过不点即通的联想,所表达的,却往往呈现低俗与肮脏。更关键的是,无数人对这种曲折隐晦的大众娱乐形式心有默契,熙熙而乐。

春晚,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缩影。中国已经告别朝气的、无邪的年代很多年,理想主义已死,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复杂的、虚伪的、充满隐喻的社会,他整体上就像一个世故的老人。

生活中,太多人都下意识的喜欢不直接表达意思。说恶搞也好,调侃也好,吐槽也好,解构也好,反正就是不直接。很多原来很简单的话,直接说出来无人能懂或无人相信,惯性地被解读、调侃、恶搞、解构....。.于是这十年间,从草泥马到屌丝,中国诞生了是以前多少倍的新名词,与新的物种,新的族群。

这些被解构的新词汇,在度过禁忌、提防互相警惕的年代后,显示出一代人的聪明与精灵,这是好事,但它的恶果也显而易见:浪费。当我们变成了习惯性的“想得太多”,整个社会就都浪费在语意的折冲中了。

时空猎人

龙之幻想魔幻版

神域天堂(高爆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