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你为什么不愿买巴菲特股票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0:16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你为什么不愿买巴菲特股票

[长期复利收益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魔方。可守,因长期收益明确而可预期;可攻,因预期中的收益很可能会从一张远期合约,变成一张即时可兑现的短期支票]   讲完估值和定价,巴菲特投资技术应用流程已经结束,按理该切到别的频道去了。那里也有精彩甚至更精彩的故事。但思前想后,总觉得有几个问题还得补充。一是对长期复利收益的理解;二是巴菲特是如何做股票的;三是实践中“度”的把握。这些问题与他的理念核心(实业化股票投资)、基石(四项准则)、主干(前期介绍的技术应用流程)相比,都属细枝末节。但枝节的问题有时会起决定性作用,所以我们打算再用几期的篇幅,探讨这些问题,“污染”一下读者的眼睛和心灵。   先说第一个问题。   长期以来,人们在介绍巴菲特的投资以及长期复利收益魅力时,总是会强调某某股票巴菲特持有了多少年,某某股票是哪一年买进的,迄今已有多少年。这当然是对的,一只股票如果年均增长10%,股价涨幅和利润增长同步,那么,10年可赚1.6倍,20年可赚5.7倍,50年可赚116倍……这种乘数效应的长期累积,可带来非常惊人的效果,因此,长期复利收益被巴菲特称为“魔方”。   但同样的事实是,除了将“一生持有”的“四大天王”等极个别股票外,巴菲特的绝大多数股票持有时间都在三五年左右,有的甚至一两年。原因就在:1。真正可超长期持有的股票很少;2。长期复利收益的魅力并不全在长期持有上。只强调个别案例,忽略普遍情况,是最常见的论证陷阱之一,不仅不符合普遍规律,也会给投资者发出片面的心理暗示,使他们产生一种心理障碍。   举例说吧,1998年2月虹桥机场(上海机场(600009))上市后,我以未来价值法(预期公允价值折现法)评估其10年的每股公允价值约为32.80元,按这一估值,以当时9元买进,10年总收益为264%,年均复利13.8%。完成评估后,我去南方证券四川绵阳营业部讲课,对它作了隆重介绍。本想通过它给原先服务过的公司客户提供一只可靠牛股,结果却碰了一颗不大不小的钉子:现场反应异常冷淡,甚至不屑,一位美女更是泄气地嘟囔:“一年才13%,有啥子好说!”显然,他们是把长期复利收益和长期持股等同起来了,误以为“10年复利收益13.8%”就是“1年赚13.8%,10年赚2.65倍”,这样,既不过瘾,也太让他们发怵了。   其实,长期复利收益在价值增长投资中有三重作用。一是评估公司价格是否合理、被低估和高估的程度,以及安全边际多大。二是作为股票投资前的必要思想准备,以及当股价仍然合理时坚定持有的依据和心理支柱。三是利用股价围绕价值波动的规律,来战胜聪明的市场。这3点的集合使长期复利收益成为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魔方。可守,是因为长期收益明确而可预期;可攻,是因为在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规律的支配下,预期中的收益很可能会从一张远期合约,变成一张即时可兑现的短期支票。   以当时的虹桥机场来说:   1。当时我国的长期国债利率为8%,以此为折现率,10年后32.80元的合理折现价应是15元——以15元买入,到10年后的32.80元,年均复利8.14%。因此,虹桥机场的实质价值应是15元。从9元到15元,这70%的差价是聪明的市场补贴给我们的,因为聪明的市场总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2。如果长期国债利率从8%下降到5%(当时这一态势已较明显,并在1999年变成了现实),那么涨到20元,10年的复利收益仍可达到5%,仍相当于长期国债利率,在合理持股范围,已没了安全边际,不适合买进。   3。更重要的一点是,一旦市场发现自己错了,纠起错来,往往会矫枉过正,结果很可能不是涨到20元,甚至是25元、30元。因为聪明的市场一旦看到兔子,就会像猎狗一样狂追,使兔子奔得更远、更快,直到力竭而死。   后来,虹桥机场成为南方证券的主力品种,16个月涨了150%,相当于1年半不到就获得了10年预期收益的2/3。迄今,与上市初的价格比,虹桥机场15年的复利收益仍在13.8%以上,同时还获得了每股近2元的税后红利。   这个案例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使我明白,光介绍巴菲特的投资之道和投资之法不行,还要明明白白揭示出巴菲特赚钱的真正奥秘:少部分股票通过超长期持有获利,那就是他心中几家“伟大的公司”;大部分股票通过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赚钱,充分利用长期复利收益魔方进可攻、退可守的两面,而不是单单的长期可守的一面。   我认为,只有真正弄明白这一点,才会有更多投资人乐意尝试一下巴菲特的投资之道和投资之法,并在实践中尝到甜头,积累起经验和体会,走上成功的价值投资之路,否则,碰到了巴菲特式的好股票,也会弃之如敝屣。   再讲第二个问题:巴菲特是如何做股票的。   所有的投资大师,都会有一本以上本人撰写或口述的书来系统、详细地介绍他的投资思想和方法。唯有巴菲特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又有“优秀的投资策略罕见而珍贵,购买优质企业的道路上充满了竞争”这一观点,所以他不可能写一本书来介绍他的投资方法,也不可能在任何场合,透露哪怕一点点的小技巧、小秘密,由此就产生了一些问题。   1。巴菲特的股权投资有三类。一类是子公司化的收购,这是大头。一类是目标公司遇到困难时,以私下谈判方式,购买其增发的优先股、可转换优先股等(价格和收益条件当然大大优惠)。第三类才是在二级市场买入,这部分资产在现有4000多亿美元资产中,占15%左右。   三类投资,本质相同,都要看公司的现金流和长期复利增长。但在具体操作上,包括公司的选择和评估标准、时机把握、价格确定等,是有重大区别的,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明白。   但在巴菲特眼里,它们是一回事。巴菲特讲到投资时,也是把它们混在一起说的。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他的话是否全部或主要针对二级市场投资的?他的某些理想化标准和“百分之百布尔什维克化”的理念是否完全适合二级市场投资?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抽象真理,在二级市场的投资中是如何贯彻执行的?当理想主义撞到了现实主义之后,他是如何解决“经”与“权”之间的“度”的?   一句话,巴菲特有三条路可走,在有路可走时,他不会选择最后一条崎岖小道。而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他在二级市场如何做股票,而不是他的全部投资!由于二级市场中购买优质企业的竞争者更多,因此你认为他会实事求是、无保留地谈论他那“罕见而珍贵”的投资策略吗?   2。巴菲特的言论大多是即兴式的、针对某一问题的有感而发,属于情景对话的一种。人在情景对话中是不可能以面面俱到的方式讲话的,情景对话中的言论也是要放在特定情景中去理解、把握的。举例说,毛泽东讲过“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那是1939年,正面战场稍息后,蒋介石下达了一个内部机密文件《限制异党活动方法》,其后反共摩擦加剧,日与汪伪幸灾乐祸,党内也有人愤愤不平,意欲反击。针对此,毛泽东以接受记者采访形式发表讲话:汪精卫反蒋、反共、亲日,我们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共同抗日的是友党,不是异党;汪精卫反对蒋先生,我们就要拥护蒋先生。紧接这句话,毛泽东说了上述名言,这是非常典型的情景对话,起着加强语气作用。不了解这一点,将它普遍化和绝对化,那就太简单、太幼稚了——知道“文革”期间的语录战吗?双方都以毛主席语录批驳对方,居然可以一句驳倒一句!   3。理念总是抽象的,总是可以朝高大、完美方向去说的。但实践的贯彻却要有技术性的东西支撑,也要有一些不高大、不神奇甚至“低俗”的小技巧来添香增色、画龙点睛,甚至是临门一脚。对这些东西,巴菲特从来讳莫如深,即使被猜到了,也会视而不见、避而不谈,或是通过谈高大的理念,加以巧妙的掩饰和否定——这种掩饰和否定,既是君子风度和外交风度,也可避免越描越黑、越否定越肯定的结果。   看人还是看史,不能只看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东西。想人还是想事,不能只顺着别人想让我们走的方向去思考。对巴菲特,我们不能以宗教式的态度,句句真理、非礼勿思、非礼勿视,完全顺着他的话去图解,而应以世俗式的态度,听其言,观其行;从事实出发,从细节入手,从最具体的问题开始!如果说,巴菲特投资技术流程是这种世俗化解读的结果,那么,下期我们将通过几个经典案例,窥视一下巴菲特不想让我们知道的小技巧、小秘密。

alevel课程

a-level课程

alevel补习

aeas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