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炭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炭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高管PE投资隐现利益链条

发布时间:2021-01-07 16:15:01 阅读: 来源:木炭机厂家

与其结伴同行的则为霞客环保前董秘戴洪刚,其以67万元的总出资持有50万股,占总股本的1%,他在淮安嘉诚还是担任董秘及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嘉应制药(002198)(002198.SZ)董事长陈泳洪、浙江龙盛(600352)(600352.SH)前董事、总经理阮伟兴,分别在近期冲击A股的广东佳隆食品和浙江哈尔斯真空器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哈尔斯)担任第九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

而浙江医药(600216)(600216.SH)董秘俞祝军和银江股份(300020)(300020.SZ)董秘杨富金的名字,也分别出现在过会的浙江永强和浙江金固的股东名单上。

据记者调查,上市公司高管频频PE入股投资背后,隐藏的是一根以上市公司高管为首的财富新贵与目标公司间的双赢利益链条。

公司高管PE投资本金追溯

对于大多数上市公司高管来说,其持有的公司原始股股权是他们全部身家的体现,但部分“有远见”高管已不满足单纯靠股吃饭的模式,开始瞄准以高风险、高收益著称的PE投资。

作为PE投资,庞大的原始资金投入无疑是制约一般投资者准入的门槛,但这显然难不倒上市公司高管,他们持有的公司股权就是最好的投资本金。

以赵方平为例,霞客环保上市时,其作为发起人股东,以350.50万元出资持有350.50万股,占总股本的11.56%。2006年开始,赵便频繁减持。截至2009年11月27日,其持有的IPO限售股全部出售。

减持所获的第一桶金,成为赵方平PE投资的原始资本。据淮安嘉诚招股说明书披露,赵方平以自筹资金支付受让的股票,其前后两次筹得资金均来源于转让霞客环保股票所获收益。

相比于付出真金白银的赵方平,戴洪刚的入股成本更加低廉。2007年10月,为进行管理层持股激励,淮安嘉诚股东臧晓虹将持股转让给19位管理人员。

相对于另外18位管理人员每股1元的转让价,戴作为新引进人才,以每股0.667元的优惠价受让30万股。

此时,戴洪刚才从霞客环保董秘离任,而其在霞客环保并无股权。据业内人士分析,戴极可能被优惠入股条件吸引到淮安嘉诚担任高管。

2009年3月,戴洪刚又从宏兴投资手中以每股2.35元受让20万股。由此,戴洪刚总计持有50万股,持股成本为67万元。

但记者调查发现,根据淮安市环保局2009年7月发布的公告,戴洪刚曾在2005年任职淮安市环保局计划财务处长一职时,因涉嫌受贿被盱眙县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后因其受贿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较好,并且积极退赃,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然而,对于这位“污点”高管涉嫌行贿的情况,淮安嘉诚招股说明书并无公示。

以大笔减持公司股权套现作为投资资本PE入股的情况,还发生在浙江龙盛前任董事、总经理阮伟兴身上。2003年浙江龙盛上市时,作为董事长阮水龙的儿子,阮伟兴持有2215.06万股,是第三大股东。

相比赵平方,阮伟兴的减持套现过程则要更加激进。

2007年,阮伟兴曾因违规抛售浙江龙盛股票17.76万股,违反《公司法》及浙江龙盛公司章程,受到撤销其董事候选人资格的处分。

也许,董事的高帽对于喜欢抛股套现的阮伟兴来说,实在有着是承受不起之重。不再任职浙江龙盛高管后,阮伟兴大笔抛售手中股票。2008至2009年,阮伟兴累计出售所持浙江龙盛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共计776.3万股。

不断减持套现后,阮伟兴把投资眼光瞄准另一家本地企业浙江哈尔斯。

2008年4月,浙江哈尔斯股东吕强和金美儿对外转让股权。此时,阮伟兴以680万元持有380万股,成为唯一与哈尔斯没有关联的股权受让人。

然而,今年8月13日,证监会发审委发布公告,哈尔斯申请被否,阮伟兴的二次财富盛宴将面临延期。

解密高管PE双赢利益链

除充足的资金保证外,上市公司高管看上去未与其他投资者有何不同?

那么,这一伙身份特殊群体为何能在“僧多粥少”的IPO市场中突破层层竞争,在公司上市前夜以低廉成本入股?

“投资PE基本靠广撒网扩大成功的可能性,能不能拿到好的项目就成了事关生死的核心因素。”一位券商人士直言,“上市公司高管对行业的了解颇深,在同行业上下游企业中具有资源优势。如果相关行业有熟悉的公司拟上市融资,上市公司高管自然能够利用相关人脉资源提前潜入公司持股,而且还会有持股成本方面的优惠。”

记者注意到,淮安嘉诚和霞客环保都是江苏本地企业,且两家企业主营产品均为化学化工产品。

无独有偶,哈尔斯和龙盛也同为浙江企业,哈尔斯主要以生产不锈钢制品为主,也生产机械设备和仪表。浙江龙盛则以销售染料及助剂、化工产品为主,此外还销售机械设备、仪器仪表及零配件。

上述两对企业在经营范围上均有所关联,属于相关行业的不同企业。

此外,地缘关系也成为促使高管们成功入股的推动手。

记者调查发现,上市公司高管PE入股的企业多数为本地企业。有投行人士直言,作为同一地区资本圈人士,当地公司老总们的关系都很熟,这也使上市公司高管们能够获得第一手资料,先于创投企业和券商直投部门PE入股。

与嘉应制药董事长陈泳洪一起入股佳隆食品的自然人股东陈泳斌告诉记者,他和陈泳洪两人是世交关系。佳隆食品是广东普宁县本地企业,由于都是当地做企业的,所以他们与佳隆食品的关系很熟,由此才能在公司上市前以低廉价格入股。

“对拟上市公司来说,他们更愿意接受上市公司高管的PE投资,这种PE投资模式,不论对上市公司高管,还是拟上市公司,都是双赢选择。”一位创投人士表示。

“对上市公司高管来说,选择一个了解的同行业上下游企业,或者是当地熟悉的公司,更让他们有安全感。如果跟拟投资的公司管理层比较熟悉,还能以优惠的条件获得股权。同时,如果是自身企业相关的上下游企业,高管入股后还能获得额外利益回报,如能以优惠价格获得订单等。”

“而对于拟上市的公司来说,上市公司的高管不仅有资金保证,他们所在企业成功IPO融资本身就是难得的资源。高管入股后,为获得资本上市的二次财富,他们会为PE投资的公司上市而努力。被投资公司则希望可以借助上市公司高管们积累的资源打通方方面面的关系,助企业成功上市。”

上海专业的不孕医院

上海输卵管增粗怎么治?

重庆市该如何选择生殖器疱疹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_我们该怎样预防银屑病的复发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中年白癜风患者的护理方法